上海代孕资讯网,让你了解到代孕行业的详细知识,知道关于代孕的一切!让所有代孕家庭做到心中有数。
让来上海代孕的家庭都能放心

从代孕技术引申到代孕该不该存在的问题

从代孕技术引申到代孕该不该存在的问题

听到代孕的话题,肯定都不陌生,但是对于代孕技术,到底是怎么来的,可能大部分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知道是通过试管婴儿来的。但是具体是怎么回事呢?

最近在网上看到基于同一个新闻事件的报道:先是《新京报》4月9日的长篇通讯《去世小夫妻
遗留受精胚胎 4老人寻求代孕最终产子》;接着是出口转内销《参考消息》转载的,英国广播公司网站4月12日的报道《BBC: 中国夫妻车祸去世遗留冷冻胚胎 孩子4年后出生》:然后是搜狐网《科技文摘》频道的《环球代孕刘保君造世界首例,父母双亡遗留胚胎通过代孕成人》。

 

   为什么海内外媒体竞相关注这样的一个个案?最近一段时间举世瞩目的事儿多了。以英国来说,与俄罗斯有关的毒杀前间谍案,参与美法轰炸叙利亚等等,重大新闻不断,但是BBC仍然关注到中国发生的这个代孕新闻。

 

    这是因为“代孕”不仅是一个各国处理不尽相同的法律问题,更是一个人类社会涉及家庭、伦理、情感的永恒性“热点”,更有技术、国界、职业道德等层面国际性难题。何况,就此个案而言,环球代孕的刘保君,创造了让父母双亡遗留的胚胎通过代孕而成人的“世界首例”。

 

     对于我这样的普通人来说,凭常识理性,不难支持“代孕”——即在夫妇双方不能以平常方式受孕产子的情形下,通过代孕技术让愿意且适格的妇女代替怀孕生子。这不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吗?佛教说,“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(宝塔)”。那么,帮一个家庭完成孕育一个生命的心愿,那不是更大的善事吗?何况,就这篇报道来说,是成全两个失去子女的家庭、四个“失独”老人的心愿。代孕的孩子出生后,祖父母给他取的乳名是“甜甜”,可见他们从孩子身上看到自己子女的影子,心中感到多少欣慰!

 

 

   江苏宜兴的沈杰、刘曦夫妇婚后无小孩,在南京鼓楼医院尝试体外受精——胚胎移植技术。预计胚胎移植手术时间为2013年3月25日,不幸夫妇俩却发生车祸离世。“甜甜”作为一枚体外受精胚胎,被冷冻在摄氏零下196度的液氮罐里。

    为了让这枚胚胎变成一个活生生的孩子,为两家人“留一个后”,4位失独老人请律师打官司、寻找各种代孕机构,想尽了一切办法。打了近一年的官司后获得了胚胎的监管权、处置权。

   他们以把胚胎取出来为目的官司过程中,一审时,宜兴法院将南京市鼓楼医院追加为第三人。经审理,法庭认为“受精胚胎为具有发展为生命的潜能、含有未来生命特征的特殊之物,不能像一般之物一样任意转让或继承,故其不能成为继承的标的”,并驳回了沈新南夫妇的诉讼请求。——这法官是吃什么长大的?畜牧学院毕业的也不应该是这样的司法水平吧?什么叫“不能像一般之物一样任意转让或继承,故其不能成为继承的标的”?人家分明是胚胎所有者去世夫妇的直系亲属,医院将胚胎还他们处置哪有“任意”一说?“一般之物”父母可以继承,这“特殊之物”难道反而应该充公或废弃?

 但在无锡市中级法院二审时,法庭充分考虑了伦理和情感因素,认为沈杰、刘曦遗留下来的胚胎是“双方家族血脉的唯一载体,承载着哀思寄托、精神慰藉、情感抚慰等人格利益”。因此,胚胎由双方父母监管和处置,既合乎人伦,又可减轻其丧失子女之痛楚。——这才是我等平常人感知的天理人情。法律也不可能、不应该大于天理(自然法)。否则,就是应该废除的恶法。

    接下来,才是问题的关键:据说,中国明令禁止代孕,所以没有一家中国医院愿意接受受精胚胎并做移植手术来代孕。

    据悉,2001年,卫生部出台的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》规定:“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应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,以医疗为目的,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、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”、“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”。

   但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立新告诉记者,“实际上,迄今为止,我国法律和行政法规并没有对代孕做出明确的禁止性规定。”因为卫生部的规定只是行政规章,不具有限制人民权利的效力,不能作为禁止代孕的法律依据。“行政规章”与“行政法规”在法律上有什么不同,我不是专家不能区分。事实上它对医院是禁令。

 我想,这里有两点是明白的。第一,上述卫生部的文件讲要“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”。众所周知,以前的计划生育政策是以限制人口出生、减少中国人口为目的。因此,有这种严酷的规定一点也不奇怪。别说胚胎了,多少怀了几个月的胎儿都被强流了。现在国家计生政策有变,鼓励生育二胎。那么,代孕政策也应该与时俱变了。

 第二,不能因噎废食一刀切地禁止代孕。除了计生政策背景,国家卫生部门禁止代孕可能还有许多我所不知的理由。什么好事都有不法分子把它搞歪,我们要做的是服务与管理并举,而不是一禁了之。好比,我们总不能因为有坏人可能驾车撞人,而把汽车都禁了吧?

宜兴的这个案例证明“代孕”(至少代孕技术)本身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,为什么不能让它合法化呢?

   本例中,幸好宜兴的沈家不差钱,才能“曲线救家”,在“环球代孕”帮助下,借老挝女子之腹产下“甜甜”。如果代孕在我国合法化,就没有这么多波折而费金了
 

其实,代孕本身不复杂,技术成熟。

       在国家明文禁止代孕之前,我国已有不少代孕的案列。 大致程序主要有以下几个过程:女方促排卵,取卵;男方取精;体外受精(以上过程与常规试管婴儿相同);选择好的胚胎移入代孕妈妈的子宫里,由代孕妈妈生下宝宝,交给精、卵提供方。

       在议论的各方,都共同关心一个问题:对代孕妈妈伤害很大吗?抛开许多大的问题,如法律,伦理,心理等等,单从对身体的影响来说这个过程与正常妊娠不同之处在于,胚胎移植前需要进行相关的检查及子宫内膜的准备工作。尽量创造适宜胚胎生长的环境,找准胚胎移植的时机。

      如果代孕妈妈怀孕后,与正常怀孕的过程相当。同样,与正常怀孕过程可能出现的风险几率也大致相当。包括,胎儿本身生长过程中的风险;妊娠过程中的风险,如妊娠并发症(与妊娠有一定的因果关系的疾病)及妊娠合并症(在未孕之前或妊娠期间发生的非妊娠直接引起的疾病,如常见的影响较大的妊娠合并症有心脏病、慢性高血压病、糖尿病、肝炎、贫血等),以及在分娩过程中出现的风险。

      了解到了整个代孕技术方面,那相比可能众人又会有更多不同的看法了,也都是从伦理,社会,道德,利益等方面去看待这个问题,不过也不要忽略一点,那就是代孕的存在就一定有需求。想想那些得不到孩子的家庭,大家又是什么感觉呢?